精彩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起點-第732章 苦心孤詣展示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福康王府便是原来的大皇子府。
大皇子死后,王妃将大皇子那一窝窝的姬妾、侍女打发了个干净,仅仅只留下侧妃与她们各自的服侍下人,以致于整个王府,显得异常的冷清。
“娘娘,靖王殿下来了。”
侍女的声音,令王妃陈静一下子回过神来。
她放下手里的书,待确定侍女并非骗她,便立马站起身来,匆匆换了一件外裳就往外头来。
王府下人都知道侧妃娘娘是靖王爷的表姐,以前也偶有来探望侧妃,因此并没有敢让靖王在外等候,而是直接迎进了王府。
大王妃便在正院下的阶前迎上贾宝玉。
看见贾宝玉的身影,大王妃悄然止住自己匆忙的脚步。
她不敢让别人从她对贾宝玉态度,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来。
她暗暗沉了沉气,下得阶来,问候道:“臣妾见过靖王。”
贾宝玉先大王妃一步就看见她了。
这个女人,是景泰帝亲自为大皇子挑选的王妃,据贾宝玉看来,目的多半就是给大皇子挑一个有能力的老丈人,将来好护持他一二。
可惜大皇子那只顾贪财好色的货根本无法理会到自家父皇的苦衷,竟对这女子甚是冷遇。
这并非因为陈王妃容貌差强人意。能被景泰帝指认为将来的皇后人选,容貌自然是无法挑剔。
只是因为她出身好,又是将门之后,不肯迁就大皇子诸多荒淫愚蠢之举,故而被大皇子有意冷落。
就算如此,世上女子千千万,貌美之人更是从来不缺,他原本对其也并没有什么非分之念。
只是因为当时他负责为大皇子料理后事,那近两个月的不断接触,令贾宝玉发现,这女子竟非大皇子一类人,而是有着自己的魅力与独立的思想。嫁与大皇子,实在是一等一的明珠蒙尘。
于是,在那燥热的风雨交加之夜,就在一碗美人特意熬制的解暑汤的撮合之下,在挂满白帆绸布的大殿之内,天雷勾动了地火。
事后贾宝玉仔细想想,还是察觉到,那段时间,美人确实是有意无意的对他施展了一些引诱之举,以致于他最终上船。
倒也不后悔,因为他发现,这女子不但蕙质馨香,而且要得甚少。
要不然,当初二皇子闭城,他也不会想到让她帮忙,劝说陈乔反戈投诚。
那一次,她为他立了大功。
这一次,其父陈乔再次立功,贾宝玉觉得,该对这女子更好一点。
脑海中想着这些点滴过往,贾宝玉走到身姿苗条,容貌明艳过人的大王妃之前,执了一礼:“见过王嫂。”
大王妃似是羞涩的一低头,然后抬头望了贾宝玉两眼,方道:“靖王可是来瞧瑜柔妹妹的,我方才已经派人过去告诉她,想必她知道你来瞧她定然很高兴……”
大王妃温柔含蓄的声音,令人看不清她心里的想法。
在道了一个“请”字之后,她微微侧过身,领着贾宝玉往正厅里来。
福康王府虽然没落冷清了,但是开支也是大大减少,加上大皇子留下的不菲家产,因此并不寒碜。
至少,这待客的正厅,仍旧富丽堂皇。
坐下之后,奉了茶,贾宝玉说道:“你父亲在边关打了胜仗,为朝廷立了大功,朝中商议给你母亲上夫人尊号,这也是你们家应得的荣誉。所以这几日王府若是无事,王嫂大可以回陈府,好好陪陪令堂。”
贾宝玉这是属于找话题,一来显得他们之间的会晤正常,而来也是让大王妃有正当回娘家居住的理由。
大王妃岂有不知之理,心里有些感动,便点点头:“臣妾代母亲谢朝廷恩典。”
贾宝玉微微颔首,看了一眼厅内的几个丫鬟,淡然道:“你们先出去,我与你们王妃单独说几句话。”
因为有了贾宝玉前面的话,丫鬟们也只以为靖王是要说及自家王妃父亲边关立功的事,不便她们下人听见,因此很自然的退下。
她们却不知道,自她们一走,自家王妃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泛红起来。
她略带水意的眼眸望了望贾宝玉,侧身垂头,默不作声。
其实,贾宝玉能这般偶尔来瞧瞧她,她就觉得很满足了。
这也就是她对王瑜柔十分宽容,甚至骄纵的原因。
有王瑜柔在,贾宝玉来瞧她,会名正言顺一些。
当然,若是贾宝玉在瞧她之余,能再稍稍宠宠她,抚慰内心的孤寂与凄冷,那自然更好。
他今晚会么……
贾宝玉见美人这般作态,岂能不知美人心思?
心里微微一叹。
因对大王妃轻轻一勾手指,在对方羞答答的伸过手来的时候,温柔的将她搂进怀里,用力爱抚了一阵,然后才在她耳边缓缓道:“今日时辰太短,待以后本王再好好补偿你。”
大王妃顿时羞窘起来,只是还没等她回应,就听见外头的走廊上传来急切的脚步声,惊得她赶忙起身坐了回去。
“靖王和姐姐在里头?”
门口传来的娇斥声,令大王妃心里有着自然的不悦。
王瑜柔风光大嫁过来时的寝殿被叛贼纵火烧了,后来,她给她安排了王府深处最好的一座院子。而她,则自然而然的搬进紧挨着前院的正殿。
这样一来贾宝玉过府,王瑜柔必不能先得知,她就能第一时间出迎,赚个时间差。
而且,她刚刚出来的时候,还特意让丫鬟迟一些再去通知王瑜柔,谁知道,她还是这么快就来了……
对于王瑜柔对靖王的心思,大王妃心知肚明。
但是她并不见责,反而乐见其成。因为王瑜柔越缠着贾宝玉,对她越有利。
而且,据她观察看来,虽然王瑜柔对贾宝玉十分痴缠,但是贾宝玉对他这个表姐,却还是无犯的。
这令他她心里有些暗暗的喜悦,因为这说明了自己的独特魅力……
“宝玉~”
王瑜柔冲进屋,一眼看见贾宝玉就喜悦的叫道。
然后她的眉头又以可见的速度皱起。
屋里除了贾宝玉和大王妃,居然没有别人,这很不正常。
没能多想,很快把这一点抛下,跑到贾宝玉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道:“宝玉,你可算来瞧我了。今儿在寿宴上我都没有看见你,姐姐还不许我去找你……”
王瑜柔说着还有些委屈的样子。
本来大王妃是不想让王瑜柔去参与寿宴的,但是她执意要去,大王妃也就带她去了。
但是却警示她,内廷非别处,不可造次,否则以后一律不准她再外出。
王瑜柔虽然不服,到底也知道点厉害,而且大王妃的父亲还正得贾宝玉的重用,她才尊重其三分。
贾宝玉笑了笑,道:“寿宴之上,连皇后娘娘和贵妃们都不敢造次,你却想如何?”
王瑜柔语态一滞,到底贾宝玉的语气并不严厉,她便一把拍在贾宝玉的肩头上,撒娇耍赖道:“讨厌,连你也欺负我……”
说完又觉得大王妃在旁边碍事,也不管贾宝玉愿不愿意,便拉他起来,道:“近来天气这么冷,正好我熬了参汤,你到我屋里吃一点暖暖身子。”
一点也没有要邀请大王妃过去的意思。
贾宝玉便站住,道:“王嫂也过去尝尝吧。”
大王妃岂能看不出王瑜柔很不情愿,因遥遥头:“我也不饿,就不过去了,你们去吧。”
王瑜柔便高兴起来,拉着贾宝玉头也不回的就往她的院里去。
“你们都留在外面便是了,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到了房门口,王瑜柔将陆诗雨以及她自己的丫鬟们全部喝退在门外,只领着贾宝玉进门。
然后她又说要进屋换件衣裳,让贾宝玉稍候。
过了好一会儿,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屋子的贾宝玉才看见王瑜柔从里间出来。
好家伙,这哪里是换件衣裳,简直是换了一身舞台妆。
一袭拖地的长裙,外面是薄而透明的轻纱,里头的裙体半镂空,以绣花相连,竟连最里面白皙纤细的大腿也若隐若现。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上半身外罩着简单的纱衣,里头是炫白的宽领中衣。纱衣便不用说,那中衣竟也有些透亮,虽然看起来穿了不止一层,却连里头的裹胸颜色都能隐隐猜到。
大概是黄色的。
这副装扮,要是再去些贵重,竟是与上等楼子里的花魁装扮无异。
王瑜柔见贾宝玉盯着她,似乎很害羞,但她还是大胆的走过来,在贾宝玉面前问道:“好看么?”
也不知道是在问衣服好看还是人好看。
贾宝玉认真的问:“你不冷么?”
这么一说,王瑜柔顿时下意识的双手交叉抱肩,摸了摸已经有些发凉的肩头。
然后又觉得这样畏缩的姿态肯定影响美感,便又立马放开,不满的白了贾宝玉一眼,道:“这是人家根据书上说的,前宋之时流行的装扮,自己找来纱和绸裁制的衣裳。还没有给别人看见过,你是第一个……”
听她说是书上看的,贾宝玉释然,然后又撇撇嘴。
肯定不是啥正经书。
又看她娇羞默默的样子,贾宝玉似乎钢铁直男般的道:“寒冬腊月的,回去再穿两件厚的,别回头染了风寒。”
贾宝玉的话,终于有些把美人惹生气了。
自己好心好意的打扮给他瞧,结果他竟如此不解风情。
还有,刚才她都把丫鬟们给撵在外头了,那么好的机会,他竟然也不敢溜进房门去偷瞧她……
不是说男人都是偷腥的猫,最爱行偷香窃玉之事的么?
暗暗将不满压下,她嗔道:“人家才不冷呢,哼。我给你盛汤吧。”
说着话,她一阵香风似的来到茶水间,揭开食瓮里保温的汤才要倒一碗,忽然瞥见角落里炉子熬的正翻滚的鸡汤,便重新取了碗,到了半盏,小心翼翼的端出来。
贾宝玉正想着喝了汤,如了王瑜柔的意,然后便可以离开。
以他的身份,就算来看王瑜柔,也不好耽搁太久的功夫。
而且,他确实有点担心这蠢妞吹感冒。
因此见她端了汤来,也没有多留意,就伸手去接。
王瑜柔却像是手不稳,一下子抬高了一点,以致于贾宝玉的手没有拿住碗的边缘,而碰到了碗身。
冬日人的手指本来就凉,一下子碰到滚烫的东西,贾宝玉也是下意识的弹开手,抬头看着王瑜柔。
他富贵惯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端这么滚烫的东西直接递到他手里,连提示都没有。
王瑜柔似乎也吓了一跳,她赶忙将汤碗放下,惊呼道:“怎么了,可是烫着了?”
说话间,已经蹲下身来捧过贾宝玉的手,扳起贾宝玉那应该是受烫的食指,便嘟嘴“呼呼”轻吹,一边还自责道:“都怪我,忘了这汤刚从炉子上倒起来,还烫着呢。”
贾宝玉见状,也不好见责,抽了抽手,只道无事。
王瑜柔一点也不放,就这么捧着贾宝玉的手,心疼的吹着风,数下之之后,似觉得这样还不够,竟然一启红唇,十分自然的就将贾宝玉的指尖含在嘴里,吮吸轻抚起来。
贾宝玉猛然低头。
从他现在的距离和角度,能够更加清晰的看见王瑜柔中衣下的风景。
白皙的锁骨和脖颈之上,是尖尖的美人下颚,以及一张秀美的脸蛋。
它眨巴着修饰过的眉眼,似乎在表达主人的歉意。
贾宝玉一时没有说话,过了半晌才轻轻一甩手,道:“好了,没事了,你起来吧。”
王瑜柔却还是不松开贾宝玉的手掌,甚至还把身子靠在贾宝玉的腿上,松开嘴说了一句:“是我不好,烫着你了。小时候我被烫着了,我母亲也是这样的,她说吹吹就好了。”
说完,就要去噙另一根手指。
贾宝玉赶在之前拿开手,抓住了王瑜柔的追过来的柔荑,诚声道:“表姐,你不用这样委屈自己的。可是又有什么事,你只管说来,我能帮你解决的,都会帮你。”
贾宝玉的声音,虽然温柔,但是此时听在王瑜柔的耳中,无疑是最直接的拒绝。
她仰头看着贾宝玉,眼中忽然就蓄积了泪花,问道:“为什么啊~”
她一下子坐在地上,哀弱可怜的道:“我都这样了,为什么你还是不懂我的心意。
难道我真的比宝钗表妹差那么多么?你都能不嫌弃她的出身低,还要娶她为侧妃,而我都做到这样了,你还是不肯接受我……”
贾宝玉沉默了下来。他知道,他现在接话,这个女人或许会完全控制不住情绪,而嚎啕大哭,惹得万人皆知。
“难道就因为我嫁过人了,可是,我刚刚嫁过来的时候,他就死了。我到现在还是清清白白的身子,你为什么就看不起我,呜呜呜……”
王瑜柔哭的声音虽小,但是足够伤心。
她为了今日,精心准备了很久,甚至还不要脸的找了一些“秘史”、“轶文”来学习。
他觉得,但凡是个男子,面对她这般用心的“追求”,都该有些回应了才是。
贾宝玉见她停歇,才试图扶她起来,却被她任性的一扭身子拒绝。
“你说,难道我真的很丑是吗?”
王瑜柔抹了一把眼泪,张大眼睛问道。
贾宝玉摇摇头。
抛开身份不谈,客观来讲,王瑜柔自然是个美人。
若是按照他当初给丫鬟们的戏言来划分,王瑜柔自然也算得上是二等的美人之列,再细分,颜值也紧紧比平儿等二等中顶尖的略低一点。
王瑜柔便更不服气了,“那你为什么瞧不上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在皇陵的时候,你就和姓陈的那女人眉来眼去的,难道我连她也比不过?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破鞋,我却是清清白白的身子……”
贾宝玉摇摇头,想说的是,在他眼里人家确实比你更漂亮一点。
而且,她与你最大的不同是,一个是召之即来的奉献,而你却注定是无休止的索取。
不过这个道理这妞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她不像是个有太多良心的人。
据他所知,大王妃应该没有苛待她,刚刚人前,她也是一口一个“姐姐”亲昵的叫着,回头却就成了那女人,还破鞋……
少了点教养。
不过,也只能当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因此道:“你若是还想我以后过来瞧你,便乖乖给我起来。”
王瑜柔嘴巴一瘪,想要脱口而出的“狠话”却不敢说。
最终,卑微的扒着贾宝玉的腿自己爬起来。
这多少令贾宝玉满意一点,才叹道:“以你的身份,就现在这样,至少可以保你一辈子富富贵贵,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一旦你受不住寂寞,你可知道,你也许连命也守不住了?我这是为你好。”
对待目光短浅一些的人,便要用浅白的道理。
妇人出轨于他,对他无甚大碍,只是女子,却多半没有好下场。
王子腾就她这么一根独苗,要是折在他手里,只怕他也会难以面对。
他还需要王子腾的支持。
王瑜柔似乎懂了一点,她终于收敛起一些委屈,认真的道:“真的么?那你也没有与陈王妃有染?”
她有些怀疑,却不确定。
贾宝玉摇摇头:“没有,她爹和你爹一样,要是我把你们害了,就会失去两员心腹重将,这对我的大业会有很大的影响。”
王瑜柔这才释然一些。若是为了她好才拒绝的她,倒也没有那么伤心和难堪了。
而且,宝玉果然是天命之人,大业……他的大业,自然是继位大统,御极天下,名传千古了……
只这么一想,心里就酥了一些,便弱弱道:“那你能抱抱我么?”
说话间,已经试探性的倒向贾宝玉的怀里。
贾宝玉这倒没有拒绝,便搂了搂她。手掌摸到她的屁股上,冰冰凉,那是刚才她坐在地上,被凉寒的地板侵蚀所致。
倒也难为她了。

You Might Also Lik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