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大唐第一村-第一二五三章:二合一閲讀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过了清明之后,天气就真的开始转暖了,街面上不时能够看到穿着短打汗衫的力工,这些人干的是体力活儿,稍微动几下就是一身的大汗淋漓。
那店家也是体贴人,特意在门口放了一个大锅,锅里有煮好的清热降火凉茶,加了盐的,正适合这些力工喝来解渴去乏。
辰时左右,坐在朔方商会门口的小茶摊子,就能够听到广播里播放的招工信息,其中有不少找短工的信息,给的价钱高,而且福利也很不错。
外来的人口中,有七成的人都指着这些短工过活,毕竟,他们没有朔方本地的户口,那些大一点的工坊不会长期雇佣他们,小一点的工坊也用不了那么多人,想要赚钱,只能打短工。
如今跑到朔方来‘掘金’的外地人很多,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从其他州跑来的大唐人,而另一种,则是正儿八经的外国人了,有突厥、有吐蕃、也有从倭国渡海而来的……
在这个时间段上,可以看到不少外国人成群结队的窝在一个角落,每当听到一个不错的招工信息,就会有专门的头头站出来,点上几个人,带着他们赶去雇主那里应聘。
若是运气好的话,这些人一天就能够赚到几十枚菊花图案的钢镚,除开给‘带头大哥’的一成抽佣,剩下的足够他们在朔方吃喝用度,几个月后还能够存下一点钱,买些好东西回老家贩售。
这个时代的家国观念还是很重的,像后世那种所谓的移民潮,还没有出现,大家都知道朔方有钱赚,可让他们直接定居下来,不少人还是难以接受。
当然,也有一些铁了心要在朔方扎根的人,这些人一般都是拖家带口来的。
对于这种有志之士,席云飞制定的章程中,便有类似的帮扶政策,年满十二岁的男丁不管,女人的话,基本都能够找到一份长期而又稳定的工作,至于孩子,直接去小学馆免费上学。
以朔方商会目前的财力,供养一两万个孩童还是绰绰有余的,想要留住人,不大方一点怎么行,这是席云飞对马周说过的原话,如今看来,成果显著。
朔方目前总人口已经逼近大唐几座大城,若是只算城中人口,估计也就比长安城稍逊一筹,类似洛阳、扬州、益州……已经不能与它相比肩。
“嘿,执失思力,你快看那边的几个人,看模样像是回纥人……再看那些个……”
执失思力将一个肉包子塞进嘴里,“血牙大哥,习惯了就好,这些人都不容易,唔,这个肉包子好吃……店家,再来两屉,还有啊,你这包子怎么这么小,莫不是欺负我们没见过世面……”
“呵呵,壮士说笑了,小老儿这包子叫做小笼包,做大了就没这个味儿了。”
“是吗,唔唔,确实是好吃,小笼包,有趣……”
“听口音,两位不是大唐人吧?”店家送来两屉小笼包,也不走,直接跟执失思力聊了起来。
执失思力与血牙相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店家好眼力,我兄弟二人都是突厥人。”
血牙一直看着店家,见他听到自己是突厥人后扭头就走,心中暗自气恼,又觉得对方此举无甚不对,毕竟过去两国摩擦颇多,可没想到,店家去而复返,手里还端来两碗香飘飘的奶茶。
“呵呵,既是突厥友人两位就早说啊,你们怕是吃不惯我们的豆浆和稀粥,来,这是本店新推出的奶茶,味道还不错,两位壮士赶紧试试,小老儿免费请你们喝。”
“呃,这多不好意思啊。”
“嗨,客气什么,我们欢迎你们还来不及呢。”
“哦?”血牙一怔,“这是为何?”
店家一屁股坐在他们对面,侃侃而谈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咯,两位若是有空,且听小老儿娓娓道来……”
这两个人之所以非常无聊的跑到这大街上吃早饭,便是为了观察朔方的人情世故,说是要归附朔方,总是要在心里对这个地方有个大概的了解,否则回头部落里的人来了后,才发现被坑了,那他们两人可就是大罪人了,这种事情能避免肯定要避免。
“店家,这朔方城也就这么大,人多了不是抢了你们本地人的活路吗,为什么你还那么欢迎我们这些外地人?”
“嘿嘿,两位壮士看到那边了吧,缺人啊……朔方如今需要用人的地方太多了,小老儿家里一共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包括儿媳妇儿和女婿,一家十几口人,有十个都在工坊里上工……”
“可是吧,这人还是不够用,郎君有规定呐,不是本地人的话,必须在朔方住满一年,才能够招入工坊中做事……哦,我说的是合同工,就是铁饭碗……呵呵,这个铁饭碗可是真的铁。”
“这是何道理,既是缺人用,为何还要有颇多限制?”
“这个么,小老儿也不是很懂啊……或许你们可以去问问商会的那些管事……”
血牙和执失思力与店家打听了一番,倒也问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但这店家知道的毕竟不多,许多疑难还是要去找席云飞或者马周问个清楚才行,但一个早上也不是没有收获,最起码,等他们带着部落归附过来的时候,部落的人都能够有事儿做,生活肯定比过去还好。
临近午时,小学馆方向传来下课铃声。
血牙神情大喜,豁然站了起来:“终于放学了,执失思力,我要去看看我的孩子们,你要不要一起去?”
“呦,壮士有孩子在小学馆上学?”店家意外道。
血牙笑着点了点头:“对,我也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留在家里由……夫人照看,三个儿子都在朔方求学,呵呵。”
店家哈哈一笑:“那感情好,我家两个孙孙也在上小学,不知道壮士的三个孩子多大,没准他们还是同学呢。”
“大的十一,两个小点的,一个八岁,一个才六岁……”
“巧了,我家两个孙孙也是八岁……”
“是吗,哈哈哈……”
执失思力张了张嘴,一时间插不进去话,年仅十六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两个陌生人,为什么一聊到孩子这个话题,就好像拜了把子的兄弟一样亲切。只能无语的继续吃他的小笼包……至于孩子什么的,有包子香吗?
···
春色渐浓,内城四周的护城河两岸杨柳依依。
纷扬的柳絮随风而动,盎然的春意在淙淙流水中倒映着翠绿色的光采。
钓鱼,烤鱼,几杯清酒,三两好友,这是朔方城最近兴起来的活动,主要是这护城河里的鱼儿已经多到影响水质的情况,城卫队不得不开放限渔令。
正午的阳光透过树梢,在青石长埠上留下一副好看的影子画,妇人们用木棒敲打着衣物,不时回头看向岸边垂钓的男人们,中午能不能吃上鱼肉,这就看他们的了。
不远处,席云飞与李渊也搭了一个台子,大号的布伞撑开一片阴凉之处,下面铺了柔软的羊毛毯,摆着矮桌,上面不但有瓜果,还有几乎美酒作伴。
吊杆是任性十足的细竹竿,浮标是白鸽的翎羽,手柄处还专门做了防滑处理,裹了一层鹿皮,末端还有一个小吊坠装饰,这么一把钓竿,在渔具店里少说也要一枚银币。
周边不少钓友不时投来羡慕的眼光,钓个鱼都这么奢侈,也是没谁了……唯一庆幸的是,这两人钓了半天,一无所获。
“小子,你行不行啊……是不是鱼饵用得不对,依朕看,还是朝他们借点吧……”
“不,我这鱼饵肯定没问题,面粉麻油,鱼儿最喜欢了……估计是你拿杆子的姿势不对。”
“朕姿势不对,那你姿势就对了?”李渊翻了一个白眼,“你姿势没错,你鱼呢?”
“我,鱼……”席云飞挠了挠头,探头看了看水面,“奇怪了,这水里鱼挺多的啊。”
“就说是你的鱼饵有问题,用地龙就好了,朕从没听过用面粉钓鱼的……不行,朕去招人借点地龙来试试……”
李渊气急败坏的丢下鱼竿,跑到隔壁几个钓鱼的青年那里,还真要来了几只鲜活的地龙,也就是蚯蚓,老家伙也不管蚯蚓恶不恶心,拉起钓钩直接把上面的面粉团子撕下来丢水里。
“你要不要?”
“那,那……给我也来一只试试。”
“矫情……”
“……”
换了新鱼饵后,李渊将鱼钩轻轻抛入河中,不多时,那翎羽浮标就动了起来。
看到此情此景,席某人羞愧的差点一头栽进河里。
李渊没好气的摇了摇头:“看来你小子也不是全能的……要不是朕机灵,中午咱们可要饿肚子咯……嘿嘿,杀鱼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扑的一下,李渊娴熟的拉起鱼竿,只见一条小腿粗的大鲤鱼硬生生被他提溜了上来。
“怎么样?”李渊将鱼提到席云飞面前晃了晃:“姜还是老的辣吧。”
终于吃上香飘飘的烤鱼,虽然鱼肉有点土腥味,但好歹是劳动所得,两个人都吃得喷香。
一条鱼够他们吃了,接下来两人又换成了面粉团。
喝着小酒,吹着微风,午后闲暇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回家的路上,李渊说起西军的事情。
“最近不少陇右的流民出现在朔方,其中不少还是前朝的官宦子弟……朕让人将他们集中到一起,打算送回长安,让他们认祖归宗……”
“昨日马主事不是来庄子了嘛,有没有提起西军目前的位置,于阗打下来了没有……这于阗自古便是佛国,大唐信佛之人不少,可别整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席云飞一手提着钓竿,一手提着小鱼笼,活像是一个靠打渔为生的落魄小书生,衣袖和裤脚也挽了起来,不时与路过的人打招呼,听到李渊的话后,挑挑拣拣的应对了一番。
“那些人还是让他们留在朔方吧,或许之后又用,丝绸之路开通后,我需要他们发挥余热。”
“佛国个屁,我跟程叔还有谢老说了,所有和尚一律拉去修路挖矿,至于那些信徒……回头看情况吧,要是蹦跶得太厉害,再教他们做人不迟……”
李渊侧着头望了他一眼,双手背负身后,沉默半响后,忽然说道:“那突厥呢,朕知道,执失部和血牙部都来投诚了,这事儿很快就会传到突利耳朵里,只怕他要坐不住咯。”
席云飞嘴角微微扬起,揶揄道:“我看坐不住的人不止他一个吧,老爷子,你们难道对突厥没有想法……呵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恨不能挥师北上,洗刷掉往日的耻辱。”
李渊登基称帝之后,一直活在颉利可汗的阴影下,连续九年时间忍气吞声的上贡不说,还要眼睁睁的看着突厥人年年南下打草谷,心里早就对突厥起了杀心了。
他之所以能够忍到现在,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颉利可汗这个罪归祸首下了台,但怨气哪里有那么容易消除,只要有机会,他不建议落井下石,而眼下机会来了。
血牙和执失思力率领两个部落的人投靠朔方,眼下突厥前哨几乎为零,大唐军马可以毫无阻碍的长驱直取。
再加上最近今日,新军在陇右的战绩可圈可点,此消彼长之下,给了他无比强大的自信心。
“这事儿我不想参合。”席云飞摆了摆手,“你们要是有兴趣,就跟何晟他们一样,自己去打,我最多给点装备支持一下,但钱你们得照付。”
“小气……”
“打突厥对我又没有好处,而且,现在的突厥也不足为惧。”
李渊苦笑一声,摇着头说道:“你啊你……有时候真的让人觉得无可奈何。”
席云飞不以为意,回应道:“老爷子,你们不妨换一个角度想想,时代已经不同了,打打杀杀的战争早就过时了,现在流行的是没有硝烟的战争,你觉得现在的突厥如何?”
“……这个。”李渊停下脚步,深思一番后,方才说道:“名存实亡?”
席云飞转过身,与他四目相对,只是笑而不语。
良久,席云飞才荡了荡手中的鱼笼:“走了,晚上吃红烧鲤鱼。”

You Might Also Lik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